腾讯欢乐十三张|开心十三张

  •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7565/0
    2020-03-31
  • 再回想读小学,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对女孩有一种好奇的感受,也许想碰碰,也许想摸摸,也许想说说话那时候感觉真好,听母亲说,我有一个青梅竹马,那时候有一点东西都要分她一半,妈妈说那时候有人叫我顶屁股给她打,打了给我一个糖,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将糖分一半给她,而现在呢…[浏览全文]

  • 60047/0
    2020-02-25
  • 《十元人生》他终于被网管赶出来了,像送瘟神一样以“很客气”的方式。原因是他身上浓重的气味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其他人的上网环境,准确地说是空气,叫他“臭道夫”一点不为过。在大家强烈要求下,网管扛不住压力只得“请”他出去。驻扎在网吧整整两个星期,他对外面的世界没有…[浏览全文]

  • 60747/1
    2020-02-24
  • 我能想起来的回忆不过那一场“厮杀”中我的无动于衷,甚至袖手旁观,我只记得当时我的漠视和麻木。虽然那件事儿跟我八竿子打不着,但是当面对男生真正动气且对自己的女朋友动手的时候,身为同学的我不应该阻止一下吗?二月十四那天我泡好了玫瑰花茶,坐在漆木椅子上打开朋友圈…[浏览全文]

  • 60883/0
    2020-02-23
  • 时间像过了好久。每天过着一样的生活,竟开始像电视剧里的人物一样,矫情地想着日子经不起过。回到故乡,从小长大的地方,物质上单调,没有舒服的时候,完全靠着精神上过着,心里极度地平安和开心。今年很不同,前一个月天天提心吊胆,担心传染;一个月过去了,突然觉得似乎没…[浏览全文]

  • 66836/0
    2020-02-18
  • 整修下水道的工程看来是遥遥无期了。在这个本来人少的小镇上这下更看不到人了,我从来没有发现,原来我所在的小镇也有这么宽阔的马路。唉,此时此刻,我还有闲情逸致感叹这马路,还是祈祷疫情赶快结束,然后让修下水道的工程也好快复工。我实在是一介小女子,每天提着一桶垃圾…[浏览全文]

  • 69181/0
    2020-02-16
  • 藕断丝连,分分合合,这一路坎坎坷坷,最终逃不过各奔东西!二零一九年九月初,他便跟我提出了分手;九月中旬进行了官宣说一切都结束了;九月下旬他便很感慨地说道,生命中出现了那么一个可爱又不包容他的女孩子了;九月结束我不再挣扎,放弃了通过各种途径来获得他的消息,我…[浏览全文]

  • 69707/0
    2020-02-16
  • 近来喜欢上房顶,尤其是黄昏的时候,太阳有斜晖,东风有温度,炊烟向天空而去。没想到这么大了,还能再次爬屋顶,这次疫情倒是使我有了一些闲情逸致,晓看天色暮看云,夜晚屋顶看星星。说起星星,倒是想起了才看完不久的《地球上的星星》这部电影,这是第一次看印度的作品,感…[浏览全文]

  • 109936/1
    2020-01-15
  • 乎我有好多话,不知和谁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但是懂你的人却没有。他们都以为女孩子不要那么大的梦想,找个简单安稳的工作,之后再找个家庭比较优异的人结婚生子,那么这一生都是完美的。但是他们的安稳真的安稳吗?不,不是的。听朋友说她有个同学,她听从父母的建嫁得好…[浏览全文]

  • 114582/0
    2020-01-12
  • 徘徊在日月的光阴交错陌生地找不到往昔的日子只见冬风四起抑或是似水流年看不清晰我捧起经书诵读刹那间泪流不止一半为记念一半为超度…[浏览全文]

  • 117243/0
    2020-01-03
  • 我给月亮打个电话了……。——给走向远方的马宪和李玉朝同学马宪是我小学中学同学,皮肤黑也瘦,挺调皮。中学有次吴老师叫他把作文修改一遍,我好奇就问他的作文写的好?吴老师点点头。我很气不过,就拿来看。愤愤地说:你写的不是事实。他嘿嘿一笑:文学塑造嘛。从此我开了眼…[浏览全文]

  • 107508/0
    2019-12-25
  • 那天,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傍晚的天,耷拉着脸,给人一副老态。我撑着雨伞,踏着这冬日里的积雨,调皮的雨滴时不时爬上我的衣服,好像铁了心要把我惹生气。我偏不生气,因为这里是江南,江南的雨素来是柔美的姑娘。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北方人,脾气是万万不敢轻发的。教学楼…[浏览全文]

  • 106391/0
    2019-12-24
  • 现在,我正坐在开往回家路的大巴上。我张开我的手掌,又握紧手掌,我期盼用实质的感觉来告诉自己:爱,在我手上。然而没有,看不见也握不着。我开始意识到,我的心作满了茧,有一条枷锁一块心病缚住心。1。爱里能诗意栖居两年前,我不到十八岁,我并没有太多的经历体验来从我…[浏览全文]

  • 106404/0
    2019-12-24
  • ——献给一个月亮形的、光洁明亮的姑娘。黑夜像一径河流,浑浊而缓慢地向世界另一边延伸,几颗星,一轮月渐渐映出轮廓,依旧不明朗。校园里还是很多人,乱窜而拥挤的自行车和人,车道上,行道上,四面散开的座椅上都是人,灯光下皆是人影,随着他们头的摆动,影子也以同样的频…[浏览全文]

  • 107356/0
    2019-12-16
  • 舒尔放掉了手中的风筝,风筝随风飞走了,飞去哪儿?舒尔不知道,风筝也不知道。舒尔来到那个让他动心的姑娘面前,言笑晏晏,花了心思让姑娘看上自己,舒尔指着天空说:“我可以让我爱的人自由的飞向天空,而我会牢牢地牵着你,不会让你失去方向”。舒尔得意地看着姑娘赏悦的目…[浏览全文]

  • 104218/0
    2019-12-07
  • 高考,来的迅猛,走地悄悄!高考结束后,我终于给我心目中的女神,发送了QQ好友邀请。不到一分钟,对方接受邀请的信息跳到了我的手机页面。当时,我兴奋极了,甚至有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快乐。故事开始于高一的一节体育课。按照惯例,学生先围着操场跑两圈热身,做做准备活动…[浏览全文]

  • 100853/0
    2019-11-15
  • 高三凌晨五点钟的闹钟是我永远的噩梦,现在回想起来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有毅力熬过来的,但是每次当我洗漱完毕,我的妈妈却早已摆好碗筷,这可能是我当时认为忙碌的一天最温馨的时刻。高三的那一年,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年,本来班级是轻松愉悦的氛围,可随着步入高三,似乎所有…[浏览全文]

  • 105620/0
    2019-11-12
  • 我的人生好像一直在延续一场流浪,如果爱情是坐标,那么我的航向一直在大海上拼命地驶航,朝着目的地,几乎罔顾一切。我有很爱我的父母、亲人,朋友,可是我还是会时常觉得孤独。当我自由的时候,我的灵魂十分有趣,她会见着每个人都满心欢喜,给周围的人带去快乐。然而在爱情…[浏览全文]

  • 103208/0
    2019-11-02
  • 清晨的校园似乎有种魔力,一种让人不由自主,为之倾倒的魔力。校园五点半前的每个早晨都会被薄薄的雾所笼罩,似闺中女子戴上了面纱,给人以更加向往和好奇的感觉与冲动,我好奇这白色的面纱后是怎样的倾世盛颜,而我也常常是好奇这美丽的校园被清晨的薄雾所笼罩又是怎样的一番…[浏览全文]

  • 106469/0
    2019-09-10
  • (雾气眼前在腾起,行走起来,起始的地方不断靠后,一切不过是清晰、模糊的重复……之前、之后,有的只是解释。)也许在人生面前,我们是权威的话语者。只是零散的讯息。说不清楚,高中我忘了许多东西,但我却忘不了你的手机号码,我试用文艺的告如白我的心迹,但那不是我本心…[浏览全文]

  • 147526/0
    2019-08-09
  • 又到八月底,每年这个时候树叶微黄,风有凉意。大批量的中学生拎着大包小包由父母护送着进入高一级的学府。新的环境,新的同学,从此离开家乡,独自开始成长。所有新生,入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军训。诸如抖音快手类似的APP上,新生军训的段子大量涌现。学生们青涩的宛若我们当…[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