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十三张|开心十三张

  •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312/2
    2020-04-02
  • 清明近了,开车搭上父母去给过世好几十年的外公和大姨上坟。天有些阴,在高速公路上跑着的时候,也偶尔飞一点小雨,但那雨,不过是像一阵湿润的风,转瞬就消失了踪影。因此那种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凄哀,我们并没有太深太真的体会。我的外公,不过在他六十岁的光…[浏览全文]

  • 1160/0
    2020-04-02
  • 柳芽是春的泪滴亲戚送来一碗柳穗,是蒸熟的,一寸长短,嫩黄色不退。很早就听说过,民众遭遇年馑,青黄不接的年月,春季挖野菜、摘柳芽嫩叶以充饥。那时的寒冬已经退却,阳光开始明媚的柳林,春水荡漾的柳岸,是无心情“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也无意“一江春水向东…[浏览全文]

  • 5017/0
    2020-04-01
  • 登山者的自白文/萧逸帆松散的暖阳,有点哈欠的伸伸懒腰。无数次想掘出点出土的文物,在深埋的土堆下。不知道是年代久远,还是掘土器具不行,每每刮开地上的草皮,便再无心有余力深掘了。喧嚣的时代,宁静便如凛冽的甘泉,寻觅深山谷涧,名山荒林,也未必能不期而遇。一直是一…[浏览全文]

  • 5273/0
    2020-04-01
  • 共和国的第一批七零后,是一些幸运的孩子。尤其的幸运,是在他们青春年华的时节,大家正流行写信。当然,如果仅以这个为标准,那之前的五零、六零后,或更以前,又未尝不是。但五零与六零后,他们印象中的饥饿与文革,那样灰色的印迹大约是很难抹去。唯有到了七零后的时代,虽…[浏览全文]

  • 11344/0
    2020-03-29
  • 轻展笑靥,四月的天来到三月的地。周日早上驱车,我漫无目的地走完了北方小城郊外的柏油路。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薄云和风,近树远山,湿地鹞雀,这就是四月天的笑靥,它已经来了。漫步林间,棕黄的枝干和青青的芽尖在它们的地盘肆意着。高矮胖瘦的草木,绝不会因为不速之客…[浏览全文]

  • 11697/0
    2020-03-27
  • 时光的尽头(光阴的尽头)……(时光的尽头是什么?时光的尽头是我们无尽的念象,时光的尽头是造物所馈赠的宝藏)……垃圾堆里静静地躺着双破旧的运动鞋。它呆在这个僻静的角落,终日吹着风,晒着日头,感悟着光阴的流逝。在这个近似封闭的空间,没有谁会打扰它的沉思。没有谁…[浏览全文]

  • 11890/0
    2020-03-27
  • 说八艳金陵乃六朝古都,自古人杰地灵,是少有的富庶繁华。那秦淮河畔更是夜夜笙歌,才子佳人呢,比翼双飞;墨客文士呢挥毫竟彩。不经意间为这形盛之地凭添了几分柔媚与风情。这锦绣江南啊,确实人人向往。南国风光呢,更是美不胜收。江南!江南!人人皆称江南好。个个都意江南…[浏览全文]

  • 19896/0
    2020-03-25
  • 我的身心有一种特别的“土味”,我喜欢行走在村里的小路上,而且尤其是在春天里。窄窄的一条小路,泥土的,两边长着那参差不齐的各种野草野花,小路两边绿色的野花野草,都努力地彼此向着小路的中间生长和靠拢,好像是努力地想让对方搀扶一样。这时候如果,倘若恰好是清晨,你…[浏览全文]

  • 23317/0
    2020-03-23
  • 小区里的杏树出花骨朵了,比树枝颜色稍深一点,三五个挤在一起,凑过去闻闻,并没有什么味道。无论我再怎样仔细观察,也没有发现这尖尖扁扁的东西能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倒是长在枝杈靠下面的花骨朵颜色好一些,骨朵尖上顶着点点浅浅的红色,越到枝头的则更不起眼,连一点花的…[浏览全文]

  • 24123/0
    2020-03-21
  • 昨天是星期天,虽然是大雪节气,但德阳的天气格外的好。阳光如同浴室的暖光灯,带着桔色的暖意懒洋洋的直浸肌肤,五脏六腑与随之而来的宇宙间那缕暖光融为一体。真个世界,整个生活感觉都突然放慢了速度,甚至连鸟儿也不忍离枝飞翔,而是蓬松着羽毛,想着心事。整个长江路被阳…[浏览全文]

  • 26167/0
    2020-03-19
  • 遗失的季节湖滨桥头的旧枝开始泛黄,星星点点,渐次成簇,那是迎春的黄花;尽管只是一瞥,匆匆路过看见。小西湖堤岸上的柳芽,可清晰垂条了,有些羞涩的倒影在深绿色的水中;远处的旭日丹红却有些朦胧。我匆匆走过,没有驻足,即使回到小区,咋一见花园里的一树硕大的白花开了…[浏览全文]

  • 30995/0
    2020-03-18
  • 金边垂兰人们叫她“金边垂兰”,应该是兰花兰草的一种。传说中的梅兰竹菊,花中四君子者也,其三咸已所见,唯独兰草兰花,过去只在图画中相识,也听传闻中某某爱兰、喜养花草,亦见画卷中的兰花在韧性的草叶间,清雅的开放。却在地处中原的花市上,爱花草的朋友家,只见其兰,…[浏览全文]

  • 31668/0
    2020-03-17
  • 《静思》文/熊绍其凝神静气,扬笔挥文,武汉疫情,令吾冥思之。人生在世,能折几回?悠悠忽忽,如醉如痴。作诗赋词,重在乐娱,伊有伊之表述哲理,吾有吾之情感述叙,理性思维,勿与他人争高争低。多人行,各人各之技艺,特长各异,能者为师。读遍中外古今,谦者受恭,傲者友…[浏览全文]

  • 32628/1
    2020-03-16
  • 今天是2019年9月20日,昨天刚看完《血色浪漫》,内心还是受到了一定的震撼和触动。原来在省公安厅工作时,我的一位老领导名字叫李跃民,辽宁人,为人也很好!看完此书后,对于钟跃民这个人物有了更深的理解,是不是叫跃民的人都会有些故事呢,这个我不得而知,但这本书…[浏览全文]

  • 36904/0
    2020-03-12
  • 海是美的!海的美丽在于他博大的胸怀和宽广包容的世界!在于他辽阔无边可以极目楚天舒和他那深蓝色的皮肤。记得第一次见到海的时候,放眼望去,辽阔的海空一望无涯,天际处碧空万里,天连着水,水接连着天!当海跃入我眼帘的那一瞬间,我的内心深处的那个拐弯的地方仿佛被一种…[浏览全文]

  • 44174/0
    2020-03-04
  • 我的案头,有一册释印严法师主编的《佛教圣地妙峰山》杂志和他的一组书画作品影件。杂志封三,刊印有释印严法师的四幅人物画,而影件则为四幅花鸟作品。听朋友介绍,释印严法师的画远近闻名,达官贵人,黎民百姓,皆以求得一幅释印严法师的墨宝为荣。独坐书斋,静神读画,心头…[浏览全文]

  • 44610/0
    2020-03-03
  • 手机的墙纸(外一篇)手机的墙纸设什么为好呢?用来提醒自己,那些座右铭之类的。是不是人到中年,如何面对那么多的诱惑?年轻时,听老人教诲,在书报间谦虚的学习,思考人生,谨慎地向前。人到中年,甚至老而垂暮,还不能独立不能自己走路吗?需要朋友吗?几天前,也许北京还…[浏览全文]

  • 49692/0
    2020-02-29
  • 独自芬芳在一次采访途中偶然发现野地里随意生长着一种野花,叶柄顶端硕大的圆球长满了软刺,像即将吹爆的气球,充斥着满满的能量,周围全是性感的味道。当荷尔蒙澎湃、激情喷涌,绽放出淡紫与玫红相恋交融后的艳丽花朵,在绿草丛中开的生机勃勃。虽然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但是…[浏览全文]

  • 51016/0
    2020-02-27
  • 网恋、油菜花、黄土高坡!四月的秦岭大地,天昏云低,片片麦苗翠绿,却也难以遮饰这片沟岭的惨淡与昏黄。大片的土坡展现在你的视野里,就像夏日里艳阳下的西北汉子,裸露光光的脊梁,黝黑、强健,富有一种土性的野气。汽车行驶在起伏的山路上,思绪颇多,生活在这种地方的人该…[浏览全文]

  • 56327/0
    2020-02-27
  • 母亲老了,变得小心翼翼了。母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她很好的继承了外公勤俭持家,小富且安的优良传统。城里人喜欢把赚来的钱用作投资,用作炒股。而老实巴交的乡下人更喜欢把钱存起来,存到农村信用社里,缝到被子里,或者塞到不穿的鞋子里。存钱必须是红皮的存折,上面清…[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