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十三张|开心十三张

主页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内容页

我与桃夭的情话,已归还于你

  • 作者: 丹凤晒晒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4-01
  • 阅读6912
  •   (一)

      十年前初进网络江湖时,我使用的网名叫桃花公主。是以一位蒙面女侠的身份出现的。我在一些诗词群里,尽可能地写委婉的诗句,说暖暖的情话,我在竭力用儿女情长遮盖我的豪气干云,义薄云天。谈笑间,杯酒下肚,飞刀已取敌人头颅于怀中。群友们觉得我的笑声,是娇弱的,璀璨的。

      随后,我觉得这样极不道德——最起码,我没有说真话。好多男性同胞经常发来许多情话,色话。肉麻的几乎让我无地自容。我缓缓去掉了面纱,恢复成了桃花岛主。这个网名一直用到现在。

      我家乡有个桃花谷的风景区,四野遍植桃花。一到春天,整个村庄如同被春风吻过一般,红的令人心跳。

      桃花与我是有缘的。

      (二)

      桃花是美人的形象。“美人如花,花似美人”这句话,我更相信说的是桃花。

      只有桃花,才与美人的脸蛋,身段,风情所匹配。她可爱,娇艳,令人动容。她遇风雨而落下的花瓣,更让人惋惜,心疼。

      看过桃花的笑,也见识了桃花的妩媚。如果花间有美人徜徉,这时候,我是分辨不清桃花和美人的身影的。她们的风姿是那样的婉约,我愿意负罪折下一枝,于窗前慢慢欣赏。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愿为之减容颜。

      (三)

      桃花是美人中的美人。我和她曾经说过许多情话,愿意在这里分享出来。

      当时,一个网友给我说,拍拍你当地的桃花,让我看看桃花在干嘛。

      我就蝴蝶穿花般,拍来拍去。这时候,我和桃花的距离是很近的。我几乎贴到了她娇嫩的脸蛋。一只蜜蜂,悄悄地飞上去和她说话。我生气了,凭啥你们可以明目张胆的说话,而我只能是路人甲?

      我也要和桃花说上几句。

      我的嘴唇轻轻地靠了上去。我觉得她是你,是十年前的你,是二十年前的你!那时候,你站在一棵桃树下,而我远远地望着你,不曾说出心里话,现在我可以把酝酿了多年的酒,倒出来了。

      嘘,我说的话,只有你能懂,只有春风可以翻译。

      (四)

      记得台湾有位女作家张晓娟说过,“不做无聊之事,何以对有涯之生?”这句话仿佛一个木锤,时时地敲打着我的灵魂。

      今生,我做的唯一一件有趣的事,就是给桃花上色。

      桃花的颜色是桃红,嫣红,是粉白色。可能是上帝的失误,没有一朵桃花是黑色的。很多时候,我觉得黑色才是人生最精致的颜色。苏东坡是我的偶像,他坎坷的一生里,就隐藏着黑色的幽默。

      我给网友们吹出了大话,说,我当地的桃花,有黑色的。是集结了全国优良品种的,是桃花的一次大聚会。

      网友不信。要我给拍几张,让他们见识见识。

      我自然要脑洞大开,使出七十二变的本领去证明的。

      我买了一瓶“一得阁”墨汁,躲在一个偏僻的桃花园里,慢慢地给桃花涂色。然后,拍照。晒在朋友圈。

      那一刻,网友露出了羡慕的神色。觉得偌大一个中国,是应当有黑色桃花的。

      过了一星期,我去看自己涂过色的桃树。

      她们自然是不屑于我强制性的换妆行为的。好多桃花已经恢复了正常,只不过,仔细地看,还有一丝淡墨的痕迹。

      别人是辣手摧花。我是辣手画花。
      
      (五)

      一说桃花,大家马上记起一个成语来:“桃之夭夭”。度娘是这样解释夭夭这个词语的:1、绚丽茂盛的样子。2、体貌安舒或容色和悦的样子。3、嫩弱的样子。

      它概括了桃花的外貌和内在美。

      我文字里的一些女主爱用“夭夭”这个名字。她必须姓陶。

      在我的心目中,桃花是性感的,多情的。同时,也是善良的,柔弱的。她不能经受任何风雨的摧残。她应该在桃花庵里安然地度过余生。

      比如,在一篇“桃花谷情缘”的文字里。我先是写了初见,相知相拥,最后写了无奈的分手。就像很流行的那首诗,“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好多朋友看了这篇文字,觉得有点苦情。少年时,我是有过一段这样的情感的。山风不知心里事,依旧笑对桃花开。

      (六)

      夜色中,我对着一片桃林,狂拍了一张张桃花的照片——那种静美,安详,真的让人为之动容。

      发到朋友圈后,朋友留言说,什么呀,黑漆漆的一片,啥也看不见。

      嘘,桃花已经熟睡了。白天的她,被人一双双贪得无厌的眼睛蹂躏的体无完肤,她已经身心疲惫。就让她暂且休息吧。

      如果我和桃花之间有禅语,这句可能就是。

      春风把一切的热闹,终将归还给大地。我的村庄,依然保持着第一抹春色。

      (七)

      桃花不适合魔幻主义,也不适合现实主义的写法。她很单纯,很浪漫。黄手绢一样的感伤,早早地挂在村头。

      一场风雨,就毁了她一春的妆容。当我一次次经历了这样的风雨,再去看关于桃花的诗句,我觉得愁绪满怀无释处,情盅已入我身体。

      因为情,所以坚持与春风狂舞。因为爱,流言开始洗劫我的白发。亲爱的啊,我要让你明白——当我有一日老去,我一定把桃夭夭的情话,归还于你。放飞蓝天,或者埋在春天的土里。

      本文标题:我与桃夭的情话,已归还于你

      本文链接:http://centajob.com/content/32449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