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十三张|开心十三张

主页情感家园都市夜思
文章内容页

  • 作者: 南欢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3-31
  • 阅读13113
  •   活着多难,快乐的活着更难!回头去想想,我从没跟别人谈过我的人生,因为我一直以为它很简单,并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去想,然而我错了,这路上都是荆棘和坎坷,我才明白,活着多难,但我的人生路终归我去走,即使饿死了,累死了,那也只是我的事,我命如此,我该走的人生。

      其实我很佩服史铁生的乐观与潇洒,因为他已“不成人样”,仍不断的鼓励别人不要放弃,可想而知,这是何等的伟丈。假如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那么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去鼓励你,更何况现在“我”已“不成人样”了,我鼓励你,谁来鼓励我(当然是吏铁生的母亲)?

      每当夜深了,人静了的时候,我常常会这么想,但是我一直都知道:我的英雄,你不会这样想吧?神圣的人怎么会有如此庸俗的想法呢?

      每一个人都有其自己的人生路,而路是人走出来的,所以它各不相同,而不同的路又有着不同的终点。假如你只是想平庸的活着,那么不死就是路的终点。而像史铁生那样的人怎甘于平庸,所以她才需要拼搏,才需要呐喊,才需要爱情,以至于才会相信上帝、神佛等一切虚无的存在。他是坚强的,同时也是可怜的,可怜到他请上帝来关爱自己。他的路既是顺风的,也是逆风的,以至于他一身的伤痛。但从来没有见过他落泪。

      史铁生说过:“死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悄无声息地死去,留下的是未走完的路和亲人的伤痛。”

      我个人觉得他说的很对,路也许在特定的情况下会走完,但是亲情是如何也走不到尽头的,

      我时时刻刻都会被人冷落,甚至有时候连冷落也没有,也许你会认为没了冷落会更好,但是在我这里,也许有点不一样,没有了冷落,便到了排剂,这样的生活,我熬了两年也快三年了也好,反正也快毕业了,以后各奔东西,你记得我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个地方一起了三年,也许我还记得欠你一顿饭,不过你早已忘得干干净净,友情(也不算吧,姑且)就这样走到了尽头。

      “人生”一词总是很奇怪,很多人都很需要,却只有极少人愿意为其去奔波、劳累。

      也快毕业了,回想刚刚来合浦二中的时候,我也忘记了那些是什么样的感觉,而现在,我只是一个空想着踏进大学的高中生,月一又来了,横一又不远了,假如拼搏了12年的大学(也不算拼搏吧,因为资慧底下吧)结果发现落榜了,那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但我知道总会有人比我更难受,所以我想,在这一年里冷落也好、排挤也罢。为了我背后站着的那些人不再跪下,我需要拼搏了。

      信苍天并非不好,只不过很无聊,像我的父母一样:拜佛的签灵了,大家都赶着去还愿,可是签不灵了,又有谁想过去责怪佛祖?

      史铁生的一生正是这样。从东佛到西,但是他很会分配时间,佛完了,他又开始了自己的写作,以至于他能成为很多人的英雄,他是一个初中生。但他同时也是我国著名的小说家文学家,一个初中毕业生能有如此荣誉,他的人生路也算完美的走完了。

      这个自嘲“职业是生病,业余是写作”的人已经离我们而去了,与世——长辞了。他受过:“这一肉身,栖居过一些思想、情感和心绪,倘人间困苦从未消失,人间的消息从未减损,人间的爱愿从未放弃,那么,此思想、情感和心绪必定还存在。

      所以,他会看见我在这里给他写的不算赞词的赞词吗?

      多亏你冷落,多亏你排挤,多亏你,我学会了路该怎样走。即使我学不会成长,我也不会忘记你的教训。

      说说吧,在你看来,吃一顿饭有多么的简单?说说吧,在你看来,朋友有多少个,说说吧,在你看来,你想上一所大学有多么的简单。回头再来看,我们的脚下踩了多少人,每一个人都带有一个梦想,我们又熄灭了多少灯。

      先说一顿饭吧!肯定会有人说:“一顿饭有什么好说,但是对我可不一样,在学校里,常常会缺这缺那的,那个时候你就会明白这一顿饭是有多么的重要了,我想我会体验过,而且是经常体验,今天忘了带饭卡或没钱,向别人请一顿饭的感觉那么的难,A不肯B没钱C没带……各种各样的理由让人听见就很难受,还有一些特别的人,直接把饭卡扔过来,然后叫你去捡,以前人家叫我去捡,我就干脆饿那一餐,因为你捡起来的是饭卡丢下的是尊严,可能我谈的有点高尚了,既然上天注定我会饿这一餐,那么又何必求你了。

      这就是世界,这就是物质,有钱有势的人就有世界。路总该走,也总会有人去走,也许是你,也许是我,但方向不一样,所以终点也不一样。

      史铁生说过:“人可以走向天堂,但不可以走到天堂。走向,意味着彼岸的权利成立。走到,岂非彼岸的消失?彼岸的消失即信仰的终结,拯救的放弃,因而天堂不是一处空间,不是一种物质性存在,而是道路,是精神的恒途。”

      史铁生在路上总会不断地遇到困难。因为上天总在关注那些仕途不得志的人,但是,这一位接近成功的人,也会孤独、寂寥、冷落,面临这样的自己,他开始将她和史铁生分开,以上帝关爱自己没有为由,不断地挖掘自己,以走向天堂为理由,一路坎坷一路歌,面向着彼岸。不断地靠近。

      我也信仰彼岸,我更相信可以靠岸,我不信仰天堂,但我相信人是可以走向成功的,此岸之到彼岸,彼岸并不会消失,只是此岸之到彼岸,然彼岸融入了“此岸”。

      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想表达我的人生路终归我去走,无法躲避更无法驱除,你只能像史铁生那样找个理由找个信仰,不断地不断地……直到说服自己接受现实为止。

      说到这里,又忽然想搜索徐志摩。怎么说他也算英雄,可惜别人总是读不懂他,把他——一个英雄般的人物,说成了风流,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点。他也建筑学家林徽因的关系是可以用另一个词来概括的——自由。徐志摩追求自由的方式在他那个年代并不为人认可,就好像他与张幼仪离婚,既然“我”不爱你,那么“我”还你自由还不行吗?

      我将自由还给你,“我”遭世八谩骂;“我”追求自由,“我”被说成堕落;我走我的路,你说你痛苦。你还想怎样,你还要我怎样?

      徐志摩一生就这样自我的活着,从张幼仪的婚礼到张积锴的出生,从林徽因的到来到张德生的死去,再到陆小曼的到来,林赓的离去……一手的画册,描述不尽的色彩,最后只有黑色的冷落,陆小曼吸毒导致他身兼两校仍穷困潦倒,他妈路,他会走,他的坎坷他扛着。

      说路,我们说不过史铁生,其实我们更说不过徐志摩。徐志摩在感情或文章方面都是那种吃盐比我们吃米还多的人,可惜了他的命不好,一次平凡的机撞,诗人就随着滚滚的黑烟,带着他满怀的诗腹去那个自由的国度。

      路嘛?其实很平凡,说白了只不过走一步看一步而已,但并不是每一步都会那么的顺利,像徐志摩那样的人一步一个坎,从来没有顺利过,他每走一路就会感觉到他的前面有一只拦路虎一般。“拦路虎”有时会是自己的父亲、妻子、朋友,不过这并不算是什么,最可恶的是哪一个人称“任公”的人,他在徐志摩刚进入北大时,对徐志摩可好,当得知徐志摩和他儿子梁思成抢老婆时,便出面阻止了,当徐志摩和陆小曼结婚时,梁启超更是可恶,竟当面辱骂、教训徐志摩,在我看来梁启超的思想并不开放,他只能算是一个半开放半封建的人,并不能算是一个完全开放的人,毕竟他只是一个初代改革人,残余封建思想也在所难免,当年改革失败,他落荒而逃,剪掉了辫子,如今他“东山再起”竟“胡说八道”,我特别讨厌那种强词夺理不懂装懂的人,我更讨厌那种无功受禄的人,当你把一切事情都干完了他就回来抢功劳或者那种他动嘴你动手的人,甚是可恶。

      无论如何,路是自己选的。怎样你都要把它走完。

      路的终点有两个。或者两种。一种是被动性终结,如强制性退学或高考失利,另一种则是主动性终结,如退学(指主动性)或休学,这两种方式也许都会终结人的学习,但方法不同。手段不同,路自然不同。如:韩寒的主动性退学,虽然他的学习路已终结,但是他的人生路却异常风帆,令很多人嫉妒不已。

      路在于人心,单要有人去走,然而你走得对与不对,没有人可以去评价你,唯一可以评价你的人,永远只有你自已,“我的朋友不够,但我有用的朋友很多。”也许你不明白这一句话,但是当你有一天走在属于自己的路上时,你就会明白:其实朋友不在于多,而在于足够好,当然路也不在于多,而在于那一条是通往你需要的天堂城!

      我时而会迷惘,不断的问自己:“我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对这社会有什么作用?”我相信我不是石头,至少我不是随意可以搬动的石头,我相信我是地基,是火砖,上天也是。

      2017年9月15日——16日

      本文标题:

      本文链接:http://centajob.com/content/324450.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