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十三张|开心十三张

主页网络文摘人生
文章内容页

万木从容(二十二)

  • 作者: 李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3-25
  • 阅读26862
  •   (二十二)

      王波往回沿路边走着,一时心喜,一时失落,又有点小伤心,他也不想回宿舍了,就在校园里四处走走。

      王波走到校门口,听见校园广播里放着歌:

      ……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

      天黄昏,王波又独自在操场上走走,到看台上坐坐,直到九点。那昏黄的大灯下,好多同学在灯下跑道上跑步,操场中好些同学成群坐着。王波不想独呆后,回了寝室。

      一进门,王波见周清不知从哪儿弄来了很多烟,正在分类;大黄、李易打游戏,陈云飞在床上坐着,王笑在床上躺着。王波回写字台边坐会儿。一时,几人又商量打牌斗地主。列下凳子,几人围坐。几分钟后,那牌摔得干脆响亮。王波无趣,在一边呆着,又看一会儿,心里十分不自在,明亮的寝室里,王波觉得有些什么在脑海里隐隐欲出。

      不觉得,王波说出一句:“闲的蛋疼。”又回到床上躺着,听了一首他上高三时,常听的歌——《年华》

      我们迈着整齐的步伐
      我们遗忘美丽的童话
      我们开始迎接风吹雨打
      ……

      听完,王波用被子蒙着脸,又想起母亲,就哭了,在这明亮的青春校园里,20多岁的大一时,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厚重的感觉,就哭了。

      10点了,校园内喧闹渐止,宿舍灯基本都还在亮着,黄鑫几人也开始洗漱了。公寓里,偶尔有人在寝室唱歌,整个楼道都可以听到。操场上还有断断续续的同学回寝室,也有从校门外回校的,一个、两个的都背着个小斜挎包,从楼下柏油路上静静走过……

      不觉间,天下起小雨。王波知道秋雨是有凄凉的美的,尤其是光着背最能感觉到。王波起来洗把脸,拉开窗户,站在了窗户边,一个人看雨。大黄、李易、周清开始大谈各自家乡多好,以至于谈到各自的城市多好,各种思索,眼见眼不见的都被提了出来。陈云飞裹在被子里不时也说几句。王笑看会儿电影也来了兴致。王波直觉的他们都是活宝级人物,独他无语,也不想语,他隐思着是代沟,还是个性,还是他的雨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了。

      雨打在法桐树上,叶子泛起白光,雨又落在柏油路上,路边有路灯常亮,灯光下,柏油地面迎着灯光泛起一片光亮,细雨也能看得清了。

      王波抽一口烟,弹了烟灰,想着自己该想些问题了:“大学,要做些什么?自己的路该如何走?人生意义?自己的人生该怎样度过?……”

      他心里这样想:“该做什么这点还算清楚,在学校先参与活动。”

      王波觉有意义的事是“演讲”,他知道自己是喜欢演讲的。又想着:“餐厅门口有一个横幅,已经挂几天了,上面写着‘交院演讲协会招新人啦’,地址:商学院楼402……”王波想了几下,决定明天去四楼报名。

      又想着:“体育活动有兴趣,交院‘体育队’也招人,在道桥系八楼,也去。”

      又想着:“在以后的日子里,用英语去沟通是有意义的,英语协会也可去。”

      又想着:“稍与兴趣有关的,或者与自己以后要走的路有关的都能参与。”

      他又想:“学校呢?学生会的事,学生会主席之类的事不感兴趣。可也能跑跑是有意义的。”

      王波罗列下着这些,就开始做准备了,他计划先去演讲协会。

      第二天也下了小雨,组织者取消当天面试。

      后天星期五,中午,王波报了名,下午后两节面试,正好他下午后两节没课。心喜中,王波到了四楼,里面是间能坐百人的大教室,黑板上写着演讲板报,屋里只有二十几名同学参与,三四名学长学姐。

      安静中,一学长宣布开始,同学们按名字一个一个到讲台上作自我介绍。

      王波在前天就做好了准备:演讲自我介绍,根据场合、能力长远意义、于场合相关的等。他很是自信,而这自信里是他略感有归宿感的,也知道准备总有收获的。只是他不曾想,来演讲协会的人会这么少,准备要说的,他也说不出来了,只是简单的介绍。

      最后,那种自信还是得到学长们的认可,但王波觉得那教室还是有些暗淡。

      接下来是体育队面试,四个高个子坐在讲台上,60多人在下面。王波感有强者竞争之势,心里就激动。主持人开场后,也是一个一个来介绍。王波看来看去,直感还是流程,觉无聊的教室里,这么多人中应该有些不寻常的有意思的事发生。

      王波一上讲台,立马觉得忍不住想控制教室里的每个角落。在讲台上,他说了班系。三秒没说话。低头玩手机的同学开始抬起头,五秒后,台下的同学基本都抬起了头。

      王波自觉这自信让自己散下又收回般,他喜欢这感觉,而在台上时脸上的微笑是不言而喻的,他似乎想把已知的所有有意思的东西带给大家:

      我是王波,91的,今年21岁了,喜欢唱歌,喜欢演讲,尤其是情歌。

      这时,底下有同学就哄笑了,说:“唱一个啊,来一个啊。”

      王波是十分自信的,也是能唱的,想唱的,说:“唱小情歌吧。”

      台下同学们眼睛就亮了。王波唱了五六句后,又说:“喜欢体育,喜欢演讲……”王波直视着每个人,他喜与发现能与自己对视的人,他试图发掘那双眼睛后的自信,孤独,与个性。

      许久,一个女孩盯着王波,王波也看着她。四秒后,女孩含羞低下了头。结束后,王波下台,在一个稍严肃的环境里也有了零碎的掌声。

      事后,加之其演讲从容得体,王波成为了体育队的一员。

      后来,系班委等竞选,王波都得到了通知。

      连着几天,王波连音乐也欲试了,只是上了几节音乐课后,他觉谱太难了,顿时少了兴趣,但他还是想着以后要学会用一种乐器来表达情感,这是将来要做的,他在心里划入了以后要做的事中。

      ……

      各团体开展工作后,王波开始忙起来,时常这边跑完那边跑,班委开完会又到演讲协会,再到体委,最后到英语协会。

      英语协会人本就不多,四五个人,练的口语场景,好几次就差王波了,王波一到只剩下见面了。

      学姐总是客气的说:“呀,王波,才来啊,我们已经进行一大半了。”

      ……

      几天后,王波觉得这事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跑不过来,就退出了英语协会。

      11月份,系里组织演小品话剧,王波也是喜于这行的,系里老师及学长组织。很快,王波当了男主角。他只觉得这是青春该有的样子。

      排练,表演结束后,王波心又静了,想:“学习呢?专业知识呢?好像没有进步吧?”他忽而又感悟到:“思想意识,道德修养,生活态度,处事方法这些东西:知识可学,能力可炼,社会中富人与穷人差别是明显的,研究生与本科也是,大学是一堆物资,专科是矿泉水瓶,本科是有点用的物件,研究生是高一等能用。”

      他又自觉夸张些,但感受却有思考空间,又知改变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热闹后,王波回宿舍,宿舍里依旧吵闹着,几人出钱买的音响,又放着音乐,声音大开着。周清身子跟着音乐摇晃,又说着:“哎,耳机呢,谁戴我带耳机,我放哪儿,谁见了,说话……”

      黄鑫说:“自己东西不招呼好,怨谁呀?”

      陈云飞就笑了。

      ……

      王波看看自己买的贴画——迎客松,在床头贴着,他想:“自己到底该拥有怎样一个信条?让自己找到踏实的归宿呢?”

      ……

      周六的一天下午,王波宿舍6个人一同到市里去买衣服,顺带游玩,坐公交车去的。到市里,又转更大更长的公交车。

      王波坐上干净、整洁的长长的两节公交车,眼看车窗外,见高楼大厦或高或壮观或奇;铁路四通八达;立交桥层层起;方形的、长形的、圆形的建筑不时出现眼前;也又正在建设的,正装修的;绿色公园一处接着一处,不时又一个景点……人潮流动,真是繁华一都市。

      王波沉静着又满眼新奇。

      买完衣服,大家一致同意不坐车了,在市里走走看看,看看能不能碰上什么好玩的事?有意思的人?

      六人经过几条热闹街道,走到一条宽大的道路边。王波隐隐的看到一个公园,便跳着说:“看,那不是个公园吗?”

      黄鑫这时说:“咦,这儿又不是跟你家一样,转一圈还是那个村子,这啥没有啊?你看,一个公园,叫你兴奋的!”

      王波笑笑,不以为然。

      ……

      几人在公园里转一圈,在一条河边草坪上停下了。一时,李易、王笑、陈云飞三人坐在河边草坪边石阶上闲聊着,黄鑫与周清两人在远处斜坡上追着打闹。

      李易又对他俩喊:“大黄、周清你俩别跑远喽,一会儿再找不着你俩。”

      黄鑫喊道:“哎呦,你们看没,你看周清还撵着追。”又对周清说:“周清,你还讲理不讲了,你瞅瞅,哪有你这号的,说不过人家,就打人家。”

      周清又气又追着说:“大黄,跟你还讲理了?你就抬杠。”

      后面几个人都笑了。

      欢笑过后,已是午后安静的时光,几个人围一处晒太阳、闲聊。

      ……

      午后安静时光渐过,几人略有倦意。王波又呆在河边,细看着水流,见水流从西向东,穿桥而去,水中有一块大石头,从水面露出一棱角,棱角上有小空地儿。王波看着,忽就想到:“时光如流水,似水年华,上善若水……”又不住发呆。

      一时,李易在后面喊:“老大,你又一个人了?过来,大黄找三叶草嘞!”

      王波听到后,笑着走了过去,低头寻草,无意于花草,只觉一种什么幸福在头脑周围进入进出,这让他放下许多其正要思考的事,可他留于心,他知道,得去思考这么一件事。

      ……

      转了两次车,最后,六人在火车站挤上了回学校的公交车。夜幕已下,城市中的灯光,把一切都照得多彩;新奇,壮大的楼一座接着一座,也都霓虹闪烁;大气壮观的天桥也一座又一座……

      李易已在公交车上找到了座儿,又让身边的陈云飞坐在他腿上,陈云飞犹豫后又趴在扶手上。

      王波与陈云飞、王笑、黄鑫、周清五人相挨着趴在靠车窗的扶手上,向车窗外看去。

      一会儿,车窗外又是一片居民楼,四方的、长方的或白或黄的窗户几乎都亮了起来。

      王波看着车窗外,黄鑫看着王波,说:“想啥了?买不起。”

      陈云飞说:“混七八年,都不能买个房。车能买吧?”

      黄鑫说:“可以。”

      周清说:“我在老家那已经有房了,我就不跟你们争了。”

      王波暗想:“好好的干,什么都能有的,这些都不是该想的,重要的是自己如何变的有价值,这些都是随自己价值而来的附加品,或奖励。”一笑,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王波转眼看到四个人趴在扶手上,身后面还有几层人,都随车晃动,他忽想到:“一群无知的年轻人,第一次到城市,而要进入他们的打工时代一样,有一种茫然。”

      王笑也沉默着看着窗外,又看一眼王波,两人对视一笑,似乎都对“这样”毫无在意,而在意的是“我们”,我们假装成为这样的人,而我们不是这种人,但又说不出来我们是什么样子的人,一种很草草率的自信,但草率的真实,在成为有不同的这种人。

      王波说:“啊,天桥。”

      周清说:“出息。”

      王波在引起车内人注意,他觉着欢笑和引人思考的事总该给予的,他觉得这有意义。

      ……

      时间过的很快,又到周六了。王波早已计划着回老家看看已80多岁的姥姥。这天,他买了草莓,直直的坐上了回老家去的大巴车。

      在车上,王波身边是一个20多岁的男孩,衣服穿着整洁。王波便与他交谈起来。谈开后,王波得知他是一个在读的研究生。

      男孩说:“我们学校啊,上午学习,下午组织活动,晚上演讲交朋友,去图书馆,体育馆,有个什么新奇的想法都可以提出组织一下,听其他高校老师讲座……”

      又说:“我们宿舍就有两个人,组织能力很强,每周都组织活动,这很锻炼人的。”

      王波听其再回想自己的生活,真觉有些无味,笑了笑,不知说些什么。

      一时,王波想到:“当然,一个做自己的人又何必在意别人的生活环境如何好,自己有自己的路要走。”

      ……

      王波在老家里是安静的,他喜笑于外,话也不多了,直感到一股子气质在往外冒,一种表现欲出的气质,只是又感有些不对的地方。

      ……

      回校后,王波依旧自信满满。一日,王波组织与班干一起出黑板报,他觉得事儿倒没什么,关键是这能带动大家的兴趣,使同学们参与,从而有了快乐,有了意义。

      不知怎的,王波看着周围有想法的,能呼而应,又能理解的人,由衷的感到一种美好,这美好是任何地点、时间都无法取代的。所以,一种幸福感常使他满脸微笑,微笑又表达着内心,与同学相处中,他又渐渐遇到些有思想,有想法的同学。

      ……

      12月,末,天下起了第一场雪。那天下午放学,操场雪白一片,早已压住绿色塑料草坪。王波宿舍六人吃过晚饭来到操场上。王波兴致起,第一个跑到操场上,撒欢儿的跑着,几个人又在操场上堆起了新校区这一年第一个雪人。王笑教了一个“走你”的动作,引得众人笑的肚疼。

      ……

      寒假渐来临。王波想:“自己得找份工作去,不说挣钱多少,第一步得迈出去,到社会上,这是要做的。”

      于是,寒假前几天,王波在校园餐厅外的广告栏上看了几个,就决定去做家政服务。

      王波忙乱着联系好后,放假第二天就去了。

      到市里面试时,王波才知与自己同校的加上自己只有四个人。

      有一对情侣,20岁上下,个头都不高,长相都不算出众,穿着朴素,配合默契。

      有一个穿着干净整洁,带着红围脖,头脑冷静,也20出头,一看就像市里人的,叫王鹏。

      上午,在南市CBD一写字楼,近30人在会议室坐着,培训师讲工作要点,擦玻璃等。下午分工,发工作证,领导组织人员到片区管理处。王波四人分到了一处,在南市东区,片区领导找了几辆破自行车,让四人各押了50块钱,说:“不干了50元还退给你们,车子坏了自己修。”四人答应,王鹏似有勉强。

      王波想着:“工作嘛,尽心尽职不必要要求那么多,先了解一下自己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能最大限完成所承担的事,成为一个重要的人,这是该上心的。”

      而人与人的关系上,他想:“能否在为活出自己,或者已经活出自己或者同样有想法的人,是可以欣赏学习的,那么,自己一定能与之成为朋友,如果还在生活里,平凡生活着,自己能给出些开导的。”这让他觉得做事、工作是没有困难可言的,只觉处处是舞台,同台是朋友,只要有人,人有想法,自己就能组织组织干一件大事,而且有很大机会能干成。”

      所以,当王波进入片区住的地方时,见到简陋的出租房,一个六七十平方的房子,平铺着十几张板床,异味扑鼻,地上脏乱,垃圾未倒,他心中依旧是火热的无苦可有。

      王鹏不想在大间睡,脸上平静的说:“这环境怎么能行。”

      王波说:“来经历生活的,要求那么多干吗?”

      王鹏似有所思的听着。

      只是与屋里干同样工作的年轻人沟通后,王鹏才知每小时只给10、12、15元钱,说好的18元、20元、30元,都是带提成的,哪有那么好的提成,窗帘、地毯一平方要客户70、80、90元不等, 一平方提10元。王波想:“这价钱一般客户应是受不了的。”

      本文标题:万木从容(二十二)

      本文链接:http://centajob.com/content/324203.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