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十三张|开心十三张

主页网络文摘人生
文章内容页

万木从容(二十一)

  • 作者: 李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0-03-23
  • 阅读27845
  •   (二十一)

      于是,王波接二连三的选班干,进团体,找组织。

      王波基于军训时的自信活泼,沉默时的自然表现,被很多同学熟知并有了互动,对于班干部,他自觉是能“选上”任何职务的。但他知道班长这个职务,对于自己,这活不是自己想干的。

      曾经:王波在北城上高中时担任过半年的班长,他知道,组织这事是能锻炼人的,而且有意义,只是还要与领导搞好关系,他不善此事,终于在一次升旗仪式中犯了错误:音乐完了,旗没升上去,被班主任刷了下来。其实他自己已厌了,但他承认自己是有错在先的。现在他可不想再担这个了,对于班长的讨论,王波就没再说话。

      只是,当同学们参与时,王波又想着:“还得有个什么职位当当,体委、组织委员啥的,大小也算班干,班级中的事也能知道点。”

      ……

      晚自习时早已开始选举。选举组织委员时,加王波共三个同学,两男一女。

      到王波时,他自信、沉稳的走上讲台。一上讲台,他仿佛感到立马控制了整个场面,感到一种掌控的底气,他想:“这应是影响力的作用吧。”

      王波面对着51位同学,说话,思路,表达很是有余:

      “大家好,我是王波,曾做过班长,不是很好,组织这事,还能胜任的,我有信心在接下来的时间里……”

      后两名上台,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

      最后,王波占高票数,比下同竞选者。

      王波知道,后两名同学也是能做好组织这份工作的,只是他们在讲台上说时,因以前没有过多表现而显得无力,能力这事,其实都差不多的,只是得能让大家看出谁更有能力,而已没多少人在意他说的是些什么了。

      王波环顾整个班级,平静的能看出那两位同学被民意忽略的暗淡。

      最后,刘冲任班长、黄鑫任体委、李易任纪律委员、王波任组织委员……

      快放学时,几个人到教室外商量如何管理班级。

      放学后,同学们各回寝室。黄鑫站在写字台边,说:“我觉得,老大啥都能干,你们看没,老大人气多高。”

      周清说:“老大真厉害,我选纪律委员,都不选我。”

      王波只说:“其实都无所谓了。”他心里暗想:“当你真的经过‘努力’后,结果是无所谓的,当然这‘无所谓’可不是一时自信的结果,是经历过‘真正努力’后能感受到的。”

      开始上课,同学们坐各自位,发新书,认识新老师、新同学。

      第二天,王波继续心喜上课。一天下来,老师基本对着书本念,然后说自己的经历,如何厉害,他们的同学、朋友多么成功,曾接触过什么名人学者。

      当然,同学们听到是新奇,是成功。但不是老师自己真的经历,也不是同学们所想的那样。同学们也知道,老师那儿有的是道理。

      一星期后,依旧如此,同学们就有些不敢苟同了。

      而王波还觉得在班里能学些什么很“专业”的社会技能,实际中,却简单的像什么也没学。当然,强大的青春气息中他觉得似乎学什么都已不太重要了。自然,王波也总能从现状中找到有意义有价值的事,因为他自觉有自信,有激情,有勇敢,有智慧,有悟性,有幸福……

      学校生活中,每周五下午放假,周六、周日休。

      王波试想:“大学生活,对于一个没有目标的人来说,真是一件痛苦的事。”

      而王波很感欣慰,因为他有了目标,有个事情是要去做的,那就是收集信息——交朋友,沟通,要在这学校里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与不同的人沟通。

      王波计划着先不断认识新同学、新朋友,有效的沟通后,再上升层次,从不同人身上了解不同的信息,刷选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想着:“当然,自己是先要表现出去,这是自己一贯的做法。”因为他有个认同的依据,那就是“成功本来很显眼”。

      第一节音乐课,一位美女音乐老师安静的进班,她走到班级中间开始与同学们打成一片,说着:“你们也别把我当成老师,我还很年轻……”

      同学们乐了。

      老师又说:“咱们课下就是学姐学弟,不用那么严肃……咱们第一节课呢,先互相认识一下,然后再相互说说对音乐的看法。”

      ……

      同学们便一个个站起介绍……到王波,王波就激动了,叫什么,家在哪,多大了,有什么兴趣爱好,全都自信的面对同学们说了起来,又说最爱读《红楼梦》,又问大家:“有很经典的一段,不知大家愿不愿听一听?”

      同学们抬起了头。黄鑫等在旁边起哄说:“你说啊,俺们愿意。”又一片热闹。老师点头笑了。王波站着不自觉的离开桌子,一边往过道上走一边大声说: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篷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只为他人作嫁衣裳!

      王波说完,同学们掌声一片,老师也安静的鼓掌,说:“红楼梦是本好书,大家没事可以多读读……”

      晚上,王波回宿舍,几个舍友打牌斗地主,又到半夜。

      几天后,抽烟喝酒已都快上天了。

      对于斗地主,王波参与几次,空虚的实在玩不下去后,他就想找点其它什么事做,可总也在思考中,在“青春里思考。”

      ……

      渐渐的,王波白天上课,一节课能睡大半节。醒来欢闹一会儿。几节课后,又该拿起书本去饭堂吃饭了。王波总觉得:“明明自己很自信,却有些事,欲要又止步。”

      ……

      一个月后,王波自想:“是因为自己没去做?是放不开?还是犹豫不断?还是道德?还是价值取向?”不得而知又来回的想。

      最后,在深秋的一个夜里,他想到:“得走自己的路,做自己,自己是有个性的人,早已这么觉得,而且人应该有他独立的个性,就像一间教室里,每人都有自己的一项专业技能,都可以让人大开眼界,为之感动,成为亮点。这样,一个教室,一节课,那是青春该有的样子,不然,默默无言还是无可无不可就下课了,就毕业了,是的,犹如人生,就要谢幕了,这不可。自然,做自己,依旧有缺点,自己不愿走大路,走大流,肯定会有缺点。对!问题就是答案,那就改缺点,融入沟通里,再去做自己。”

      夜渐深,王波又明了这些,就花了20多块钱,买了包大苏烟。他平常也就抽十元或不到十元的。

      ……

      大学生活渐近两个月,一次主持人协会中,王波认识了同班一女生——唐佩,其性格有忧郁独立的样子,似乎有自己想法,时常一个人,王波与她偶尔的交流中知道她高中是学音乐的。

      王波似乎能看出她的一些无奈,于青春里的点点忧思,那种感觉,无需多言,两人自然的走到了一起。

      王波与唐佩“相知”是一天课下,那天,王波与几个同学坐在一起闲聊着专业课,一同学说:“学校里有组织到酒店兼职的,你们知道不?”王波一听就问:“哪儿?”

      同学说:“到南市五星级酒店,一人一天70,干六七个小时,可以去看看。”

      一女同学说:“你去过?”

      男同学说:“去过,不过可累,女孩挺轻松的应该。”

      王波说:“可以去看看。”

      ……

      几句话后,王波开始问面前几位同学兴趣爱好。

      唐佩说:“你红楼梦读几遍了。”

      王波一听来劲了,说:“一遍没读完,怎么了?你也读过?”

      唐佩说:“我以前读过。”

      又对王波说:“你身上有股气质,你知道吗?”

      王波问:“什么气质?”

      唐佩说:“说不上来,有关红楼梦。”

      王波就笑了,说:“我喜欢里面的‘理’,一些情与理的东西阐述的很深。”

      唐佩说:“我喜里面的词,《葬花吟》,还有《秋窗风雨夕》。”

      王波不以为然,他对这些没更多兴趣,但他想着能遇到对红楼梦感兴趣的唐佩,心里还是愉快的。

      此后,两人见面也就自然熟。

      深秋时,学校要组织文艺晚会,提前半个月就列出横幅——招贤纳才。王波性情高涨,对组织还在不断参与着,他自想着所想就是对的,就是想唱,想表现,其它什么调不调的都是能克服的。由于唐佩有艺术底子,唱歌也是不错的,王波就拉着唐佩去报名。起初唐佩也是愿意的,两人每天课闲时就出来找一个安静地儿选歌排练。几天后,歌选出来了,是《好人好梦》,唐佩却一天比一天忧思消极。王波总也拉着她,她也似迎合般去排练,但总不在心。几次唐佩说:“我不想练了。”王波就说:“你看,过两天就排选了,我们就算选不上,起码也得要到那一天吧,这以后我们再回忆的时候不会后悔。”唐佩便又提了劲,也就是几分钟。

      最后,还是到了排选那天。那天,参加的同学聚在一起,有跳舞的,有唱歌的,有说相声的,有演小品的,还有弹吉他的,个个都身怀绝技般在一间能坐几百人的大教室的讲台上表现,很是有模有样。到《好人好梦》时,王波依旧自信,拉着唐佩到讲台上。工作人员开始准备。唐佩还是有些低沉,王波对她笑笑,慢慢想着歌词,渐用情。

      音乐起《好人好梦》

      王:烛光中你的笑容

      暖暖的让我感动

      告别那昨日的伤与痛

      我的心你最懂

      唐:尽管这夜色朦胧

      也知道何去何从

      我和你走过雨走过风

      慢慢地把心靠拢

      合:就让我默默地真心为你

      一切在无言中

      王:有缘分不用说长相守

      让感觉与众不同

      唐:啊,就算是人间有风情万种

      我依然情有独钟

      合:亲爱的我永远祝福你

      好人就有好梦

      ……

      王波自感:“情是有了,但调跑的不知东南西北,唐佩基本都在调上的,只是声音有点小。”

      组织者是一个大二的学长,高高的个子,衣着整洁,长相端庄,说话温文尔雅。王波与唐佩唱完了一段他就喊停了,把两人叫下来说:“男生唱的很用情,女生也唱的很好,某一瞬间,有一些温存让我感动,你们两人真有些像‘知心爱人’那个组合,但男生的调还得再找找,因为这个晚会咱们学校好些领导要看,老校区的领导也来参加……”

      王波如预想的笑了,唐佩还是没多少话。两人从大教室出来,王波不时又想着学长的话,他也真觉一些什么东西让自己感动,但对于唐佩,他自觉可不是那种男女关系,两人关系再深也似乎没有交点。

      王波只认做朋友、同学,也有知己的好些成分,真没发自内心的去想着能成为男女朋友,而且,他觉得两人都能有那么一个空隙让自己找到,两人都能有自己另一个完全自由的空间,路数也对。

      王波与唐佩在一起时的感觉让他时而想到柳洁,或许有某种愿望的话,王波是希望柳洁能与自己这样的。可王波知道,自己与柳洁的生活轨迹,论“自然而然”相排斥不知到哪里去了。

      天渐寒凉,新栽的法桐叶子落下了,一天傍晚,王波一宿舍6个人加班长刘冲一同下教学楼去饭堂,一路愉悦的讲说着吃什么,去几楼吃,饭吃多少,都觉太饿了。

      王波胡思乱想后也想着吃饭的事,他感到自己好像不饿也能吃,又能吃到几个人中最能吃的。

      餐厅在教学楼西边,离教学楼三百米处,绕一个弯就到了。

      七个人相跟进入,里面是简洁的桌凳,一排排,几百个座,打餐处明亮整洁,几人找了一张桌子,把书本放下,各自去打饭。王波的米饭;刘冲的米饭;黄鑫、李易的热干面;王笑的凉拌面,陈云飞的馒头菜;周清的米饭,说笑着吃了起来。十几分钟后,餐厅已熙熙攘攘。

      末了,黄鑫着实吃不下了,他只吃了几口热干面,与刘冲说:“大胖,你吃不吃?我就吃了两三口,吃不下去了,今天不知咋着了,估计中午吃多了。”

      刘冲是个大胖子,能吃的,但这次他也不是很饿,又让了几下,说:“大黄,你这胃口咋一天一个样,我现在也快饱了。”让了一圈,又到王波。刘冲对王波说:“波哥,要不咱俩分吃了吧,我看你这会还能吃。”

      王波见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就与班长分了,他大口几下就快没了。

      周清一边说:“老大还能吃,比大胖还能吃了。”

      黄鑫笑说:“老大是谁。”

      王波看着刘冲坚持艰难吃着,会心一笑,看着大家只不说话。

      王波知道,吃饭这事其实与自己的“思想”有关,想法就是我愿意,哪里哪处都有乐意一般,心开朗就附加的什么都通了。

      几个人出了餐厅,一片叶子落在了王波脚下,这叶子足有一张书页那么大。王波一下子弯腰拾起来拿在手里,又抬头看着周围楼房、旁边的法桐,心里默念:“深秋是真的到了。”他想独自呆一会儿,又把叶子夹到书里,把书交给黄鑫说:“你们先回去吧,我去走走。”

      黄鑫说:“老大,你又这样。”说着周清几人已走出好远。黄鑫也跟了过去。

      王波独自走着。一转眼,看见柳洁与她班的两个同学说笑着,抱着书,满面春风走来了。

      王波眼前一亮,心里十分欣喜,就跟了过去,悄走到柳洁跟前。

      柳洁正欢喜着,一见王波已经在自己身边,立刻严肃的说:“你干吗呢?”

      王波笑着说:“没事啊,你这会儿来吃饭啊?”

      柳洁说:“嗯,班里开班会。”说着走进餐厅,王波也跟着走进,她班两个女同学也跟着走进。

      王波见这两个女同学都不怎么认识,可他想:“就算不认识,自己也能立马打破这冷局,这算自己的强项吧,介绍自己,展示自己,听取别人想法然后交流,觉得这很自然,活泼。”

      进入餐厅后,王波看着她们打饭,打完饭后坐在一餐桌旁。王波便跟了过去坐到她们对面,笑着说:“呀,hello 我是王波,跟你们聊几句啊?”

      两个女同学笑着不说话,又相互的小声交谈。

      柳洁气的把脸一板,吃她的饭去了。

      ……

      她同学又说数学课难什么的。

      王波在一旁听着找话茬,他好像什么都感兴趣能说出点什么来。

      王波一听便说:“课数学啊,你们听得懂?”

      两女生听了摇头说:“不懂。”

      王波说:“不懂就不要听,这时候学数学高数,极限运算,只需了解就行,如果感兴趣,就学学,不然的话你就会感觉你已经上了大学了,又让你再上小学二年级一样,这要不得。”

      柳洁一旁说:“就你知道?”说完,两个女孩知趣的走开到另一桌了。柳洁再叫已不及。

      这时,饭堂里同学已经很少了。柳洁看一眼王波,见他穿着灰白外套,十分得体,身材俊朗,又低头吃饭了。王波见柳洁穿着红格衬衫,干净整洁,秀气脸面,扎着马尾,低头吃饭,他忽然感到一股幸福,只见她吃饭的样子,这个时候,好美,好美,美的有一种感动,美的让他幸福。王波很幸福,他知道,有些“事情”是很长的,可真正属于自己的没多少,所以,这美他当做拥有,不必多想,就是这样。

      柳洁三人吃完饭相跟回宿舍。王波忙跟走,相跟到离女寝不远,足足要了一路柳洁的电话号码而没要来,只有一个严肃的脸庞。

      到女生宿舍楼下,王波看着柳洁欢快的与同学在前面走着,他在其后喜于青春里。忽而,他心里潜来了一个声音,说:“拒绝你了,你被拒绝了。”

      本文标题:万木从容(二十一)

      本文链接:http://centajob.com/content/324124.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