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十三张|开心十三张

主页文学小说其他连载
文章内容页

金赛学术自述(编译者前言)

  • 作者: 黄忠晶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12-07
  • 阅读108610
  •   阿尔弗雷德·金赛(Alfred C.Kinsey)1894年6月23日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霍波肯市。1914年到1916年在鲍登学院学习生物学和心理学。1919年9月获哈佛大学授予的生物学博士学位。1920年8月在印第安纳大学动物学系任教,1929年为正教授。他在生物学实验和分类学研究方面成就卓著,获得很大学术声望,1937年,他被《美国科学家》列为杰出的科学家之一。

      正当金赛教授的学术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他的学术兴趣发生了一个根本改变。1938年,印第安纳大学女学生联合会的代表要求学校为那些已婚或打算很快结婚的学生开设一门有关性方面的课程,校方同意了学生的要求,并认为金赛教授是担任此课程最合适的人选,将这一任务落实到他身上。当然,金赛本人也乐意主讲这一课程。此前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关于人类性行为方面的知识还很欠缺,搜集了不少这方面的书籍并深入研读。

      在准备讲课材料的同时,金赛感到,现有的关于人类性行为的有用数据资料极少,许多研究不是泛泛而谈,就是带有先入为主的偏见,或者根据的个案数量十分有限。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向金赛谈到自己性方面的难题。他认识到,学生的这些信息是十分有用的,于是开始主动进行个案访谈,将访谈的内容记录下来。1938年7月,金赛开始获得第一名个案的性历史。到后来,他的全部精力都花在这一新的调查研究上。调查范围从上他课程的学生扩展到其他学生、教职员、朋友,然后是学校外的人员。到1940年,他已对芝加哥和印第安纳波里斯的不同社会阶层进行了广泛的个案访谈调查。这时他对自己今后一生的研究目标也已确定:就是获得美国人口性生活历史中有代表性的样本,并作出科学分析。

      金赛的调查研究引起全国调查委员会性问题委员会的注意。1941年,通过这个委员会,金赛获得来自洛克菲勒基金会医学部的第一批资助基金。这一资助使得金赛可以建立一个调查班子,扩大调查范围,加快搜集数据资料的速度。到1947年,金赛调查的个案已达一万二千多人。

      在开始调查研究的头两年,金赛和他的调查班子遇到不少麻烦,有时甚至是危险。有些医学团体状告他们无证行医,还有警察干涉他们的调查活动,并要求印第安纳大学停止这一研究,将金赛开除出学校。这一调查研究能够坚持进行下去,主要在于金赛为科学献身的不屈不挠的精神,再就是印第安纳大学对金赛的坚定支持。

      1947年,金赛发起成立了性调查研究所,它是一个非盈利性质的公司。成立这一机构的实际目的是,为了明确调查访谈记录的所有权,确保访谈记录的秘密不受侵犯,以及对于即将出版的著作版税所有权的保护。

      1948年,金赛第一个调查研究报告《人类男性性行为》出版,立即在社会公众中产生巨大反响。1953年,他的第二个报告《人类女性性行为》出版,产生同样巨大,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更加巨大的反响。也许没有其它任何科学调查研究报告,能像金赛的这两个报告一样,在社会公众中引起如此巨大的轰动。当时有评论者将它的效应比之为原子弹爆炸。一时间它成了美国最畅销的书,“金赛报告”家喻户晓,金赛的名字成了性研究的同义词。

      1954年,由于受到种种压力,洛克菲勒基金会终止了对金赛性行为科学研究的资金支持,只有全国调查委员会仍然坚持对金赛的支持,但所能给的资金只有三、五千美元。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金赛继续他的现场调查研究工作,同时通过演讲等方式来为自己的研究作宣传和寻求基金支持。由于过度劳累,终因心脏病发作于1956年去世。

      金赛去世后,性调查研究所沿着金赛努力的方向继续前进,先后出版《怀孕、分娩和流产》(1958年)、《性犯罪者:一种类型分析》(1965年)、《金赛数据》(1979年)等。1982年,性调查研究所冠以金赛二字,以表示对这位创始者的纪念和敬意。

      金赛对于人类性行为调查,采用的是个案访谈方法。在金赛以前的同类性调查,个案访谈人数都很少,一般是几十人,最多的也只有三百人。金赛性调查的规模是其四十倍以上。金赛认为,如果要想获得整个美国人口的性行为基本信息,样本太小、个案太少是不可能达到这一目的的。个案人数充足的样本是科学调查的必要条件。他设想的样本人数是十万,计划的时间是二十八年。就其规模而言,金赛的个案访谈调查不仅可以说是前无古人,也可以说是后无来者。至今尚未闻有规模超过金赛的性行为个案访谈调查。

      不仅在规模上,而且在调查的指导思想和方法上,金赛的个案访谈调查也都有以前的同类调查不曾具有的特点。金赛在报告中对他的调查研究的性质作了说明:“这是一个对人类性行为所有方面的研究,而不是一个内部分离的实体,它不是一个生物学方面的研究,不是一个心理学方面的研究,也不是一个社会学方面的研究。人类动物的性活动可能是许多学科所关注的,而每一个案中的行为应该被理解为几个事实同时发生的统一体。” 这一调查研究的性质是建立在对于人类性行为的总体认识之上的:“人类动物的性行为是其形态学和生理学组织机构的结果,是其经历所带来的条件作用的结果,是其生命和非生命环境中所有力量的结果。就学术理论而言,这包括生物学、心理学和社会学等因素;然而所有这些因素是同时起作用的,其最终产物是一种单个统一的现象,实质上不仅仅是生物学的、心理学的或社会学的。”

      因此,金赛在确定自己调查班子的成员时有意识地选择了不同专业背景的人:人类学、生物学、心理学、社会学等等。有些人认为金赛只是从动物学的角度来研究人类性行为,只是注意人类性行为的动物机能方面,这是对金赛最大的误解。金赛的这一调查研究是跨学科的,综合性的,甚至很难说他更重视哪个学科一些。或者说,他认为每一种因素都是同样重要的,忽视了其中任何一个都会对总体研究造成影响。金赛对自己调查研究性质的定位具有开拓性的意义。他是真正意义上的性行为科学的创始人。

      金赛在报告中多次强调了他的调查研究的客观真实性。他说:“本调查包括所有种类的人和人类性行为的所有方面。在对个案历史作选择或在记录它们名称的选择上没有任何先入为主的偏见:不预先确定什么是罕见的或什么是普遍的;什么是道德的或有社会意义的,或什么是正常的和什么是不正常的。”金赛明确指出,以前出版的许多关于性的研究,明显地将道德价值、哲学理论和科学事实混为一谈。这些研究的兴趣在于将性行为划分为或好或坏、或正常或反常等类型,然后作出普遍适用的结论,并以此为社会问题开处方,而实际上它们远离了客观求实的科学态度。他认为自己的做法与这些研究有本质的区别。在整个调查研究过程中,金赛十分注意将人们的各种偏见同真实情况区别开来,将人们对自己行为的主观认识同客观事实区别开来。

      金赛认识到,落实到每一个体,偏见或主观态度是不可避免的,而作为一个调查研究者,则应该将这种主观态度从客观事实中剥离出来,尽可能地剔除各种偏见成分。为此,金赛在设计调查过程时想了许多办法。例如,为了让被访谈对象能够毫无顾虑地说出事实真相,金赛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作出郑重的保密承诺。调查者采用密码记录,没有可以被盗取的密码钥匙,只有六个实际获取对象性历史的人知道密码的一部分,而且仅仅四个人在写作调查报告时才可能得到全部密码。而其他所有工作人员都不知道密码。“金赛调查”的保密工作是做得如此之好,在十年对一万二千余人的个案访谈过程中,没有出现一例泄密事件。

      又如,金赛对调查者提出许多要求,总的一条就是,在访谈时要抛弃自己的任何偏见,克服自己的局限性,不先入为主地认定任何东西的性质,善于理解并非自己所属的各种社会阶层的态度、习惯和作为,不用语言、肢体动作或面部表情来给访谈对象任何暗示和压力,以确保对方可以完全自由地、不受任何干扰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再如,金赛为了检验获得数据的客观真实性,采用许多方式。其一,对已经访谈过的对象,经过较长一段时间后再次进行访谈,提出同样一些问题,并比较两次回答的结果;其二,对同为调查对象的夫妻双方的访谈结果进行比较,以判定数据的真实性;其三,对准确性进行交叉核查,即对从几种不同渠道获得的材料进行比较对照,以确定数据的准确程度;其四,将通过对象回忆获得的数据与直接观察获得的数据进行比较对照,以确定数据的准确程度;其五,将数位调查者对同一个对象的访谈数据进行比较对照,以确定可能有的误差以及相关数据的准确性;其六,将同一个调查者不同时期的调查数据进行比较对照,以确定调查者调查技巧的稳定程度,以及由此带给数据准确性的影响;其七,将通过长远回忆获得的数据与当下记忆获得的数据进行比较对照,以确定数据的准确程度。其八,将从两代人那里获得的数据进行比较对照,以确定数据的准确性;等等。

      金赛报告的另一特点是实事求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在有充足数据资料作出明确论断和一般结论的地方,金赛是说得十分肯定的。另一方面,在本书不少地方,金赛都表示,他对某一现象还无法作出解释;由于样本数量不足,他的某一结论不是普遍适用的;由于样本数量太少,他无法作出进一步分析;他的某一观点只是一种猜测,还缺乏数据支撑;等等。他说:“本研究应该建立一个重要原则:除非已经对所发生的现象有充分了解,就应该避免去作分类,特别是如果这种划分反映的不是起源于科学的评价。”

      金赛报告的又一个特点是,彻底抛弃那种非此即彼的僵硬思维,很好地协调了坚持归类与承认变异、坚持规则与采取灵活性的关系,将个案访谈的优点发挥到极致,而将其不足降低到最小。金赛在调查中采用了六种方式分类(准备以后采用十二种方式分类),建立了一整套明确严谨的操作规则,将同质的人口进行比较,克服了以前的研究笼统含混地计算性行为数据的缺陷。他拟定的数百个研究项目都是有确切内涵的,不会产生歧义或模棱两可的做法。另一方面,他又承认个体之间存在着巨大变异,每个人的情况都有其独特之处。在访谈过程中调查者的工作应该富有创造性,在不违背规则的情况下,尽可能多地吸纳所有的信息。金赛调查的样本中有两例个案:一个身体健康的男子,三十年中只有一次射精;另一个同样身体健康的男子(他是一个学者和很有能力的律师)三十年来保持着平均每星期射精三十次以上的活动频率。他们之间的差别是四万五千倍。金赛说,这只是他获得的样本中数以千计的巨大差异的一个例子。这样两个人可能生活在同一个城镇,可能是邻居,可能为某个事务在同一个地方碰面,可能一起参加社会公共活动;他们在社会组织中可能是同样重要或同样不重要,而那些不知道他们性历史的亲密朋友会把他们看成相类似的人。

      在金赛看来,承认个体性活动的差异是具有重大社会意义的。通常的道德规则、社会体制、婚姻习惯、性法律以及教育和宗教体系大都是建立在一种假定的基础上:个体在性方面是很类似的,因此他们应该将自己的行为限制在这些社会规范所要求的单一模式之中。而许多社会问题就是在这两个方面的冲突中产生的。

      在确定同性恋的问题上特别可以看出金赛对那种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的反对。他明确指出:“任何关于世界上有多少人是同性恋者,多少人是异性恋者这类问题是不能回答的。”因为这样说太笼统。实际上有较多的人既有同性恋倾向,也有异性恋倾向,无法将他们简单归类。以前的一些研究者只知道要统计那些“真正的同性恋者”,但什么是“真正的同性恋者”,他们自己也不清楚。金赛的做法则完全不同,他按照人们反应和行为的不同程度,从完全的异性恋到完全的同性恋,一共分为七个等级,然后再以这一套分类标准来进行异性恋和同性恋情况的统计,最后得出的数据使人一目了然。

      立足于充分数据和具体分析之上,在关于女性性行为方面,金赛对以前一些似乎是已成定论的说法包括某些权威的看法进行辨正,提出自己新的观点。例如,有一种广为流传的观点认为,女性的性反应速度比男性要慢,这是先天的,是男女两性在生理上的差异所致。金赛反驳了这一说法。一个有力的证据就是,在自慰达到高潮的速度上,男女之间几乎没有差别。记录显示,女性平均不到四分钟就可以在自慰中达到性高潮,男性达到性高潮的自慰平均也需要两到四分钟。另一方面,在性交中,女性通常的反应速度确实比男性慢,一般要二十分钟或更长时间来达到性高潮。但这并不是女性的生理特征造成的,而主要是因为通常的性交方式在刺激女性上没那么有效,这种无效性在很大程度是由于男性不了解男女两性在承受心理刺激方面的差异而造成的。

      金赛还对许多临床医生(包括精神分析学家和临床心理学家)坚持的“阴道高潮”理论表示质疑。这种理论认为,女性的性心理成熟是阴蒂重要性下降与阴道敏感性增强的过程,只有阴道刺激和“阴道高潮”才可能使性成熟的女性在心理上获得达到顶点的满足。金赛根据有关解剖学和生理学数据,指出这种所谓的“阴道高潮”是缺乏根据的。阴蒂是对刺激极为敏感的器官,而阴道中分布的触觉神经末端很少,在大多数女性的阴道壁中完全没有触觉神经末端。而“阴道高潮”暗示阴道本身就应该是感觉刺激的中心,这对于几乎所有的女性来说,在身体机能和生理结构两方面都是不可能的。有许多医学书籍和许多临床医生都竭力劝导病人将自己的“阴蒂反应”转变为“阴道反应”。金赛调查中有几百位女性因无法完成这项在生理上是不可能的任务而感到非常焦虑不安,在许多临床医生的病人中有数以千计的女性也经历着同样的困扰。因此金赛认为,搞清楚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

      人们通常认为,女人比男人衰老得快,在性能力上更是如此。然而金赛调查用大量数据有力地说明,情况并非如此。女性单独的性活动如自慰和达到高潮的性梦频率逐渐升高到最大值,然后一直维持这个水平直到五十五岁或六十岁以后才下降。由于女性自慰很大程度上是她自己的选择,这种性活动的频率是最好的衡量女性性兴趣和性能力的标准。与此相对照,男性性活动在青春期达到顶点,然后逐渐下降到老年。从性能力上看,数据表明,在先于青春期加速发展的那些年是能力的最高点;而实际活动的最高点则是在十五岁左右或更晚一点;未婚男性在十六岁到十八岁之间性活动频率处于最大值,已婚男性在十六岁到二十岁之间性活动频率达到最高点。这样看来,情况恰恰相反,在性能力方面是男性而不是女性衰退得早。

      金赛还对所谓的女性“性冷淡”提出质疑。女性不能被性激发或在性交中不能达到高潮通常被专业人士称为“性冷淡”。金赛说,他不喜欢这个词,因为它包含在性功能方面不愿意或无能力的意思。他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含义都是错误的。尽管个体确实在反应程度上表现出差异,但是否有性能力的完全缺失,这本身还是一个问题。总的来说,女性和男性对所有能造成性反应的身体刺激有同等的性反应。具体数据表明,大多数女性在被充分刺激并对自己的活动没有拘束感的时候,她的性反应并不比大多数男性慢。女性可能不是那么经常地被心理刺激所激发;但如果有足够的身体刺激,所有的女性都能在生理上有性反应并达到高潮。对于那些看来似乎完全没有性反应的女性,金赛认为,在她们身上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表明,一旦抛掉束缚,她们还不能有性反应。他列举了自己调查的一些例子。一位女性在和丈夫结婚二十八年之后,才有了自己的第一次性高潮。也有一些女性在结婚离婚两次、三次甚至四次后,才终于能在性交中达到高潮。任何人对这样的女性在达到高潮前的经历作研究,都会认为她们性冷淡或根本不能有性反应;但她们后来的反应证明了情况并非如此。事实上,在这些例子中,原先没有性反应的女性会变得在性交中有性反应,达到高潮甚至是多次高潮。金赛指出,大多数没有性反应的女性需要临床医生的帮助,来克服心理障碍和其它许多造成不能性反应的束缚。因此,要解决“性冷淡”问题,就不能把它看成某些女性内在的生理缺陷,而应该把它看作一种人为的环境。

      在对男女性行为进行比较时,金赛认识到,在犹太-基督教文明的传统背景下,美国社会充满了对女性的歧视和偏见,在这种男女比较上有着太多的错误观念。金赛说:“我们这些研究者自然也很难摆脱这些根深蒂固的偏见,在比较两种性别时也不可能像研究那些不太跟人直接相关的课题一样完全客观。但是我们确实积累了很多数据,尽最大可能避免任何先入为主的观点并尽量作出与这些数据相适应的解释。”金赛用了“战战兢兢、责任重大”八个字来形容他进行这一调查研究工作时的心态。

      金赛作这种男女两性比较工作的目的,是为了让双方能真正互相了解。他说:“要延续人类社会,必须两种性别的人共同起作用。除非男女两性能真正了解对方,而不是把对方想像成他(她)们所希望的样子,他(她)们就永远无法更好地相处。如果我们继续被长久以来关于男女两性相似之处、特征及差异的胡言乱语所蛊惑,两性之间的关系,特别是性关系,就永远无法得到改善。”金赛的调查报告从解剖学、生理学、心理学、神经机能、激素因素等方面对男女两性的性反应和性行为方式之异同作了全面深入的比较研究,得出了许多重要结论。

      金赛特别谈到,科学家有研究的权利,而他一旦投入研究活动之中,就同时负有义务,即让人们知道他的研究工作,共享其研究成果。对于研究人类性行为的科学家来说尤其是这样,因为这一研究与那么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他把这称为“个体知情权”。大多数女性和男性、青少年甚至是青春期前的孩子,往往会面临许多性问题,如果有更多性知识就可能解决这些问题。因此金赛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够广为人知,他反对少数人垄断性知识的做法。他对自己的调查报告“成为这个国家甚至是全世界千万人思考的对象”而感到高兴。怀着跟金赛同样的愿望,我们编译了这本书,是从金赛篇幅巨大的调查报告中撷取那些最能反映其学术个性、研究思路和调研成果的内容,分为若干主题编排而成。

      作为纯粹的科学调查报告,金赛的著作为什么一出版就成为最畅销的书呢?最根本的原因是人们通过金赛报告看清楚了自己。此前人们并非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他们不知道这个社会中有多少人也这样做,或者有多少人不这样做。有许多人甚至以为只有他一个人是这样做的,特别是自慰、婚前性交、婚外性交、同性恋等社会禁忌的活动。许多人发现,人们在公开场合表示的态度与他们的实际行为之间差距之大,甚至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这些公开表示的东西遮蔽了事实真相,而金赛通过自己坚持不懈的长期努力,通过科学调查研究,将事实真相揭示出来。而人们是需要了解真相的,也就是重新认识自己。

      四十多年前,我作为知识青年来到农村,后来在一个小学当了一段时间民办教师。这个学校一个三、四年级的小男孩对一个小女孩有类似强奸的行为,被女孩的父母报了案。一天派出所来了几个人,将这个男孩带到一个房间讯问,我在隔壁房间可以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我听见警察逼这个小男孩做什么,那男孩说做不了。这样的对话反复数次。后来我听明白了,警察要这男孩将自己的阴茎弄得勃起,小男孩表示无法这样做;警察不信,逼之再三。警察的意思大概是,以此来检验这个男孩是否可能有强奸行为。由此可见,他们在性知识方面至少缺乏两点常识:第一,性勃起不仅由机械刺激造成,它在很大程度上受心理因素影响;在那样被威逼的境况下,这个男孩不能勃起并不一定是假装。第二,人类男性甚至从新生儿时期开始就能勃起,所以这一试验完全没有必要做,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我在当知识青年期间,曾听到几个十多岁的农村男孩在一起议论另一个男孩,说他曾同母牛性交。这些男孩议论的口气似乎在谈一件平常的事情,并不特别引以为怪。我猜想,在当地农村这样的事情恐怕不只此一件。这是我直接了解的第一个人与动物性接触的例子。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在成为人文社会科学专业研究人员后,有一段时间曾专门探究性问题,主要读一些国外性学名著,包括金赛报告,也翻译了几本这方面的书。我觉得,国外这些研究成果对我们是很有用处的。金赛报告主要是对美国白种人情况的调查,其结论适用于美国多数人口,我们不应该将这些结论直接拿来用到中国人身上。另一方面,尽管人种不同、社会背景不同,同为人类,总有不少共通的东西;金赛报告对我们中国人认识自己的性行为,仍然富有启发意义。特别是他的研究方法,有许多地方值得中国性科学研究者借鉴。

      最后对本书中两个词的译法作一点说明。一个是 masturbation ,以前通行的译法是“手淫”,明显带有一种道德评价,带有贬义或谴责的意味,不符合金赛使用这一词语的原意:他是不带任何道德评价的。因此,我们未采用这一译法,而采用了现在比较通行的译法“自慰”。不过这一译法也有问题:它较为委婉,也显得有些模糊,容易与一般意义上的“自我安慰”相混淆。直接的译法应该是(主要用手进行的)自我性刺激。但这一译法字数太多,似乎不像一个词。“自慰”的译法既然已经通行,在本书中这个词似乎也不会产生歧义,斟酌再三,我们最后仍然决定采用这一译法。不过书中这个词有时也用在对他人(或动物)用手进行性刺激上,这时还译成自慰就明显不通了。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对译法作了相应处理。

      另一个词是 erotic arousal.arousal 可译为觉醒、唤醒、唤起、激起、激发等,因此erotic arousal 可译为性觉醒、性唤醒、性唤起、性激起、性激发等。这些译法的意思差别都不大,应该都可以用。我们也是再三斟酌,最后选定了“性激发”的译法。这只是从语感上觉得也许更好一些。

      今年恰逢金赛诞辰120周年,谨以此书作为对这位人类性行为科学开创者的纪念。

      黄忠晶

      2014年1月30日(农历除夕)于无锡静泊斋

      本文标题:金赛学术自述(编译者前言)

      本文链接:http://centajob.com/content/319917.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